證監會談康美藥業案:巨額民事賠償讓“首惡”承擔應有責任

證監會網站

2021-11-12 18:32

字號
證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就康美藥業特別代表人訴訟案作出判決答記者問。
1、問:近日,廣州中院對康美藥業特別代表人訴訟案依法作出一審判決。作為監管機構,如何看待這次訴訟結果?
答:
康美藥業證券糾紛案是我國首單特別代表人訴訟案件。康美藥業公司連續3年財務造假,涉案金額巨大,持續時間長,性質特別嚴重,社會影響惡劣,嚴重損害了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作為投資者保護機構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響應市場呼聲,依法接受投資者委托,作為代表人參加康美藥業代表人訴訟,為投資者爭取最大權益。
此次法院依法作出一審判決,示范意義重大,是落實新《證券法》和中辦、國辦《關于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的有力舉措,也是資本市場史上具有開創意義的標志性案件,對促進我國資本市場深化改革和健康發展,切實維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具有里程碑意義。證監會對此表示支持,并將依法監督投資者保護機構,配合人民法院做好后續相關工作。
下一步,證監會將在全面總結首單案件經驗的基礎上,推動完善代表人訴訟制度機制,支持投資者保護機構進一步優化案件評估、決策、實施流程,依法推進特別代表人訴訟常態化開展。
2、問:此次康美藥業案如何實現“懲首惡”的目標?
答:
相關各方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對資本市場違法犯罪行為“零容忍”的精神和要求,通過多種手段并舉,構建了民事、行政、刑事立體化的責任追究體系,讓康美藥業案幕后實際操縱上市公司的為惡者付出沉重代價,實現了“懲首惡”的目標,有利于強化懲惡揚善、扶優限劣的鮮明導向,不斷增強市場各方的敬畏之心,共同營造良好市場生態。
一是巨額民事賠償讓“首惡”承擔應有責任。此次康美藥業特別代表人訴訟,法院綜合考慮案件基本事實、相關被告在虛假陳述行為中的主觀過錯等因素,判決馬興田夫婦及邱錫偉等4名原高管人員組織策劃實施財務造假,屬故意行為,依法承擔100%的連帶賠償責任(24.59億元),有利于強化對資本市場違法作惡者的懲罰和震懾。
二是上市公司積極追收原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占款。在廣東省及各方的協調努力下,10月30日,康美藥業公告披露,經揭陽中院對公司控股股東關聯方資產進行強制執行,所得款項共計16.41億元已支付至公司管理人賬戶,用于沖抵關聯方占用公司資金。通過追收原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占用資金,有利于更好地保護廣大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也讓上市公司重新輕裝上陣。
三是司法機關同步追究原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刑事責任。經偵查終結,佛山市檢察院已于10月27日向佛山中院提起公訴,指控馬興田犯相關刑事證券犯罪。佛山中院于當日立案受理相關案件,并與前期受理的康美藥業、馬興田單位行賄案合并審理,切實追究相關行為人的刑事責任。
3、什么是中國特色的集團訴訟或特別代表人訴訟,與普通代表人訴訟有什么區別?
答:
按照新《證券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證券糾紛代表人訴訟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20〕5號)的相關規定,人民法院啟動普通代表人訴訟,發布權利登記公告,投資者保護機構在公告期間受50名以上投資者的特別授權,可以依法作為代表人參加特別代表人訴訟。其與普通代表人訴訟的區別為:
一是訴訟代表人不同。普通代表人訴訟的代表人是投資者,特別代表人訴訟的代表人是投資者保護機構。二是訴訟加入原則不同。相較普通代表人訴訟的“明示加入”,特別代表人訴訟是“默示加入”,能夠擴大投資者保護的范圍,更好發揮對違法行為的震懾作用。三是訴訟效果不同。相較普通代表人訴訟,特別代表人訴訟能夠一次性解決糾紛,但也意味著相關責任人短期內面臨巨額賠償,增大了破產風險,增加獲得賠償的不確定性。兩種訴訟方式各有優劣,無論哪種方式都是落實新《證券法》保護投資者、威懾違法行為人的重要舉措。在具體個案中采用哪種訴訟方式更有利,需要結合個案情況具體分析。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柴敏懿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康美藥業

相關推薦

評論(4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男神插曲女生的完整视频4399-成人A毛片免费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