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與新城|馮賢亮:江南不缺剛烈之氣,嘉定“忠節傳世”

馮賢亮

2021-11-10 12:21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魔都與新城|馮賢亮:江南不缺剛烈之氣,嘉定“忠節傳世” 視頻拍攝:余曉冬 視頻剪輯、包裝:章力凡(實習生) 文字整理:王俊期(實習生)(04:28)
今天嘉定的范圍其實較明清時期已經變小了。嘉定的范圍本來很大,向東一直到江海交界地帶,到了清代以后才縮到現在這樣一個規模。嘉定縣城是個圓形的城市,周邊是我們現在能夠看到的新興的工業區、經濟產業園。在明代,它屬于蘇州府,是靠近長江口的一個大縣。其得名是在宋代,在宋代嘉定十年底才正式建縣,縣名“嘉定”。圖一 現代嘉定行政區域

圖一 現代嘉定行政區域

嘉定地區離太湖比較遠,地理環境其實不是太好,相對于其他一些地方,比方說嘉興、青浦、吳江,顯得偏遠一點,又因為靠近江海,是原來海岸的所在地,屬于沙岡地帶,土壤特性不太適合大面積種水稻。到了明清時期,這種產業格局或者生活狀態得到了比較大的改變。在這樣一個進程中,嘉定的社會經濟和地方政治控制得到了充分發展。
所以,從宋代以來,經歷元代、明代、清代的變化才形成了今天的嘉定。在這樣一個長時段的變化進程當中,嘉定的社會生產、經濟生活、文化思想各個方面有著多樣化的呈現,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們從小小的嘉定出發來看上海、看整個中國,其實可以更好地認識社會的整體變遷,感知時代變化的大勢,理解那個時代以知識精英為代表的人群,他們的物質生活和文化追求,然后來重新認識嘉定在今天的江南地區、在長三角、在上海的地位和文化意義。圖二 光緒《嘉定縣志》所繪的鄉區及其市場中心地

圖二 光緒《嘉定縣志》所繪的鄉區及其市場中心地

一、城鎮的興盛與生活變化
首先我們看一下這里的物質生活。
這(圖二)是清朝人畫的嘉定地區圖,比較寫意,但是大體的位置還是能夠感覺出來的。每一塊鄉區都有一個核心的中心地,按照現在的說法叫“市場中心”,比方說高橋、大場、真如、江灣、月浦、羅店和婁塘、葛隆、外岡等等。這樣一種建構,是從宋代以來到明代后期才慢慢形成的,它是整個地方社會在地區開發、經濟發展以后,才逐漸培育出來的。這些中心地有的是基層社會、鄉村生活的市場中心,有的是超地域的,影響力可能輻射到整個江南甚至整個中國。
第一,對早期的開發來說,水稻種植是比較重要的,嘉定的地理環境不太適合種水稻,但也正因為這樣,嘉定在民生方面有了新的開拓,那就是棉花的種植,棉紡業的興起。這是元代以來一個很重要的變化。總體來說,嘉定的地理條件主要是高地沙壤,不適合種水稻。但后來棉花種植推廣以后,當地人就覺得棉花比較適宜這樣的土壤環境,所以種植的比例一般是三七開,棉七稻三。
第二是“地不產米,民苦充漕”。因為地方產業不以種植水稻為主,而國家賦稅的征收以糧食為本,所以要花錢去買,這個過程可能要多花錢,也很不方便,如果這樣的狀況不改變,那么老百姓的生活就很麻煩。另外明朝也有很多人在討論,漕糧其實有很多不便的地方,比如糧食儲存不便,運輸過程當中會有損耗等等。最后他們完成了這個折漕工作,就是不交糧食,交與糧食等價的銀子等。這個問題是花了很長時間才解決的。
像嘉定這樣的地方,古人叫做“高鄉”,低洼地帶叫“低鄉”。高鄉的名聲完全是依賴棉花的種植和棉紡業興盛起來的。到了晚明,主要是嘉靖、隆慶、萬歷年間,大概也是到了15—17世紀,這一帶的商品經濟活躍以后,帶動了地方產業的興盛,成了中國比較重要的一個棉紡中心。當然,大的來說是以松江為中心,建構起整個中國非常重要的棉紡中心,嘉定也在當中。所以每到棉業興盛期,全國各地的巨商大賈會攜帶大量的資本,到這里來收購原材料棉花,當然也會收購半成品棉布。這會給地方經濟帶來巨大的活力,也給地方民生帶來了很多希望,改善了民生。
明代萬歷年間的《嘉定縣志》記載,地方特產中羅列的貨物,包括棉花、紫花、棉布、斜文布、藥斑布、棋花布等等,絕大多數都是跟棉有關,包括燈芯,也是用棉絨來做的。所以嘉定整個的經濟結構不是以糧食生產為中心,而是以棉紡為中心。經濟結構有了一個很明顯的轉型。一些聯動的產業也起來了,比較重要的是藍靛的種植和加工。
藍靛的生產地主要是在福建兩廣一帶,但是因為棉紡業的興起需要這種染料,所以這一帶藍靛的種植和加工興盛起來。后來嘉定幾個集中生產地:紀王、黃渡、諸翟、封家濱,一直到清代前期為止都是非常重要的藍靛種植和加工中心。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黃渡鎮。康熙時期,官方為黃渡所產的靛青專門頒示校準靛秤,成為全國的一個標準秤,可見它的影響力。
這些產業的發展帶動市場建設,形成了很多中心地。這些中心地可以展示出那個時代在嘉定地方,在鄉村生活當中,商品貿易的活動及其興盛的樣貌,曾經吸引了全國各地很多商人來這里販買棉花或者棉布。比較有名的是三大商幫,徽商、晉商和粵商。江南地區影響最大的主要是徽商,有很多民間的諺語跟徽商有關,例如“無徽不成鎮”。沒有商人群體的活動或者經營,地方市場可能興盛不起來,因為他們,市場就變得很活躍,進而形成了一些中心地。
很多市鎮確實有商人移居或定居。很多家族其實都是從徽州遷過來的,他們祖上都是徽州人,“多徽商僑寓,百貨填集,甲于諸鎮”,南翔鎮就這樣騰飛起來,羅店鎮也是這樣。沿著吳淞江,從上游到下游,再到長江口,這樣一路下來,兩邊有重要的市場中心,形成了一個聯動發展的態勢,相互之間就構成了市場網絡,互相依托,互相支持,互相發展。
可以說這些市鎮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在整個地方社會的發展進程當中,市鎮是一個重要的空間,在經濟上又構成非常重要的一些縱橫節點,形成網絡。然后又在城鄉關系的發展進程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中介角色。有人說它帶有城鄉之間跳板的意味,形成城-鎮-村落這樣一種建構。
二、嘉定竹刻盛名天下
社會經濟發展、物質生活繁榮以后,人的精神追求也會有新的動向。
嘉定地方文化中,竹刻的興起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
在明代晚期,竹刻從文人文化、文人工藝,到清代變成民間重要的工藝產品,有一個比較長的發展過程。早期的竹刻,其實是少部分人享受的精工細品。為什么嘉定竹刻會變得很有名?不僅僅是因為有一兩個人帶動了這種工藝,它可能還有原材料的支撐基礎。萬歷年間的《嘉定縣志》中,物產部分介紹了各種各樣的竹子,慈孝竹、護居竹、淡竹、紫竹、斑竹、石竹、水竹等等。那個時代的竹刻專家,有這么多原材料的選擇,也便于后來竹刻的推廣。
在嘉定,竹刻興起以后就引起了當時社會的關注。明代中后期有一個杭州人叫張瀚,他的筆記《松窗夢語》里面講到“民間風俗,大都江南侈于江北,而江南之侈尤莫過于三吳……盈握之器,足以當終歲之耕;累寸之華,足以當終歲之耕織也。”南方經濟發展起來以后突破了禮制的規范,江南的奢侈情況要比北方嚴重,而江南地區最奢侈的當然是以蘇州為中心。后面他講了“盈握之器”,就是一手可以握過來的東西,“足以當終歲之耕”,一年賺的錢可能只買得起這樣小小的一個東西;“累寸之華,足以當終歲之耕織也”,意思也是一樣的。這里面就有嘉定竹刻。
浙江臺州人王士性的《廣志繹》里面講的更清楚:“至于寸竹片石摩弄成物,動輒千文百緡。”這句話表明當時竹刻在全國成為一種頂尖的奢侈品,一般老百姓是享受不起的。嘉興人沈德符在《萬歷野獲編》卷二十六《玩具》中講到折扇,他說以紫檀、象牙、烏木作扇骨的是“俗制”;只有用棕竹、毛竹為之的,堪稱“懷袖雅物”。當時輕扇面而重扇骨,竹子做的折扇比較受重視,當然也很貴。名手所制,一柄價格從一兩至三兩不等。可能大家對這個數字不敏感,感覺很便宜,其實不是。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明清時候衙門的胥吏一年的薪水額定一般是六兩銀子。明清時候很多讀書人做家庭教師,如果運氣好的話,一個月一般賺一兩銀子,一年去掉節假日,大概工作十個月,一年可以賺十兩銀子。所以一兩到三兩很貴,普通老百姓是買不起的。圖三 清代嘉定人金元鈺所撰《竹人錄》

圖三 清代嘉定人金元鈺所撰《竹人錄》

在當時有一個《竹人錄》,介紹了竹刻家的字號、里貫、世系、師承等,基本上都是嘉定人。
第一個人就是朱松鄰。朱松鄰-朱小松-朱三松祖孫三代習稱“三朱”,開啟了嘉定竹刻的繁盛時代。三代人的技藝越來越好,到孫子輩甚至可能達到了驚乎其技的程度。朱氏祖孫三代留下來的竹刻,曾與古董玉器并重,被入貢宮廷內部。這當然會進一步推進嘉定竹刻的影響力和文化地位。
江南竹刻主要是兩大派,一個是金陵派,以濮仲謙為代表,其實影響也很大,另外一派是嘉定派,以朱松鄰為代表。嘉定派其實超越了其他流派,形成最頂尖的竹刻技藝。所以“竹刻,嘉定人最精”這樣的表達,也是毫不夸張的。清代康、乾時期的常熟人王應奎《柳南續筆》中說“嘉定竹器為他處所無”“他處雖有工巧,莫能盡其傳也”。就是說其他地方可能也會有一些仿作,但是這些技藝,這些超絕的表現,其他地方是學不來的,這個是很重要的物質文化表現。
民國《工商半月刊》登載的一篇《嘉定竹刻之現狀》,介紹了嘉定竹刻發展至民國時候的表現。那時的嘉定竹刻,已經到了產業化、集約化的狀態,營業很發達。“嘉定城內有了專營竹刻的店鋪,營業發達,城內這樣的店鋪竟達十余家。”文中還說到光緒年間,張之洞把這些竹刻進貢到宮廷,更提高了嘉定竹刻的影響力。1840年以后,海禁已開,外國人深入中國內地,有人采購嘉定竹刻帶到海外,可是當時為數還不是太多,所以沒有成為海外貿易的大宗貨物。但是它的整個市場化工業化其實已經起來了。
三、嘉定士人忠節傳世
竹子其實是具有文化象征意義的,象征著堅貞、剛毅、氣節。明末清初的時候,有一位竹刻名家叫侯崤曾,下圖就是他雕的竹根雕壽星。侯崤曾是抗清領袖侯峒曾的堂弟。嘉定的精神文化一個很重要的面向,就是“忠節傳世”。現在有很多人在討論江南文化,說江南文化很柔、很雅、很精致,這沒錯,但有人說江南文化缺少剛烈之氣,這不太符合史實。明清交替之際嘉定人體現的剛烈之氣,是很有代表的。圖四? 竹根雕壽星 ?侯崤曾作品

圖四  竹根雕壽星  侯崤曾作品

這里就要提到侯氏三兄弟侯峒曾、侯岷曾、侯岐曾,他們在當時被褒稱為“江南三鳳”,前面兩個是雙胞胎,但是岷曾很早就去世了,所以最主要的是兩兄弟,侯峒曾和侯岐曾。他們為侯家生了六個兒子,被稱為“侯氏六俊”、“江左六龍”、海內“六侯”,非常有聲望。侯峒曾和他的兩個兒子玄演、玄潔在1645年清兵攻下嘉定時殉難,玄瀞因為當時不在城內而幸免于難,侯岐曾的兒子玄洵也去世得比較早。清兵南下之后侯岐曾和他的另外兩個兒子玄汸、玄泓和侄子玄瀞,他們潛伏了下來,參加了一些地下抗清活動,影響非常大。
晚明的侯家基本上壟斷了鄉間諸翟村的生活和社會秩序的各個方面,是獨一無二的世家大族,盡管他們家族后來開始往城中發展,在嘉定城里也建了宅子、祠堂,但鄉下這一套系統他們沒有放棄,他們的祖墳、宅子還有東祠、西祠兩個祠堂還保留著。從明代以來,侯家一直在這里發展,一直到清兵南下的時候,侯峒曾出來帶領大家抗清。東祠在今天被保留成了關帝廟,這里原來是他們家的祠堂,清代康熙年間已變成了公共的寺廟。侯家的一些女眷也非常節烈,有投水自盡的,或者做尼姑。清代有個褒揚她們的貞節坊現在也還保留著。圖五 諸翟的關帝廟

圖五 諸翟的關帝廟

 圖六 諸翟的侯氏貞節坊遺存

圖六 諸翟的侯氏貞節坊遺存

當時抗清,侯峒曾負責守東門,黃淳耀守西門。他們守了很長時間,不幸后來因為暴雨,東門首先垮塌了,清兵進城以后他們就往西門走,準備逃走,但侯峒曾認為不應該走,就和他的兩個兒子回到城里的宅子,準備在他們家中的葉池投水自殺,但后來清兵殺到池邊,用彎刀把他們殺掉了。這個故事叫“葉池殉國”,以這四個字為名立的碑今天還保存在嘉定城內。黃淳耀跟他弟弟黃淵耀也出了城,本來可以逃走,隱藏鄉間活下來,但最后他們覺得不應該走,要跟這個城市共同殉難。圖七? 光緒《嘉定縣志》所繪縣城

圖七  光緒《嘉定縣志》所繪縣城

這樣一種抵抗狀態在江南地區是很有代表性的,是非常具有氣節的一種表現。忠節思想的教育,其實也貫穿于他們家族子孫的生活中,一代一代傳承下來,一直到玄孫一代,他們家已經敗落了。侯玄汸后來靠開館教書為生,在從事私塾教育的過程中,還有很多話留下來,其中他特別強調要“深入書中,書為我用,做個天地間有用的人。”
這些都是地方社會生活中非常重要的思想資源。一直到民國年間抗戰爆發,嘉定地方士人還把他們的故事拿出來,激勵地方抗擊外族入侵。
從明末以來,這些故事傳承久遠,清代人、民國年間的人一直深受這些忠義故事的熏陶和感染。黃世祚盛贊侯氏一族:“其家世、其人品固以氣節著稱者也”,“誠能爭自淬厲,以氣節相尚”,地方士人也稱頌他們:“洵足為吾人立身處世之模楷”。這些都是嘉定地方很重要的文化傳承和思想表現。 
(作者馮賢亮系復旦大學歷史學教授,本文系作者10月16日下午在上海博物館與澎湃新聞聯合打造的文化項目“魔都與新城:共啟尋根之旅”系列講座第四場“嘉定——以文化人到以產興城”上的發言。由澎湃新聞記者王琳杰、實習生吳若凝整理,文稿經作者審訂。)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田春玲
校對:施鋆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魔都與新城,馮賢亮,嘉定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男神插曲女生的完整视频4399-成人A毛片免费观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