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與新城|新城發展需注重自然生態文化遺產的傳承與更新

王建革???? 復旦大學歷史地理研究所教授??

2021-11-08 09:3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上海五個新城有著豐富的自然--文化遺產資源,同時涉及到國家的發展戰略。
東部的奉賢、南匯涉及到錢塘江北岸的國家大灣區建設,嘉定、松江和青浦涉及到長三角核心區的發展。這里值得關注的生態文化資源是中國特色的水鄉溢流體系與圩田農業,包括東部岡身高地和西部低地,沿江沿海的潮水和出太湖清水形成的潮水與清水互動。
與其他大河三角洲不同地是,以太湖——吳淞江、黃浦江為主體,支流密布于蘇、松、常、杭、嘉、湖諸地區,形成大面積溢流系統,這是長期水利建設與水環境互動的產物。
明代以前,太湖出水集中于吳淞江,低地形成了高大的圩岸體系,低地在高圩岸抬高水位的基礎上,輸入吳淞江,沖滌渾潮,形成了動態的水流平衡。江南運河修建以后,江南運河橫斷吳淞江的水流,吳淞江排水入海的能力,沖刷淤泥的能力都出現下降。隨著吳淞江受淤,黃浦江體系興起,溢流的格局有變,總體的溢流基本上不變。
黃浦江東岸的南匯與奉賢一帶的岡身高地和感潮河道為自然形成,海塘是人工的產物。海塘之修筑在于控制潮水過度地進入河流。潮災之時,潮溢江壅,勢不可御。為了保護沿海農田,人們建筑海塘。江南海塘全長五百多里。
明代中葉以前南匯嘴海岸呈弧形轉折,明中葉以后南匯嘴沙嘴南突,南匯、奉賢一帶海岸持續外漲,隨著新漲灘地的增加和開墾,官方在這里大量修筑海塘。這時期,長江主泓道在北支,寶山一帶海岸線持續外漲,數條海塘先后修筑。
18 世紀以后,長江主泓道經南支入海,寶山一段內坍嚴重,這里便常有海塘的興修。海塘、圩田關系最密切的地方主要在上海濱海平原區的川沙、南匯、奉賢等區域內,鹽場、民田、圩塘把干流、支流、入海口等連接在一起,構成了復雜的水系網絡,數條海塘之間的夾塘內有鹽田和農田演替。
海塘各有建筑風格,有坦水工程的各種工程,也有護灘的各種工程。有條石坦水和塊石坦水,坦水可以有多層,還有各樣的樁石壩工,包括子塘、護塘壩、護灘壩、攔水壩和挑水石壩,等等。這些工程,都有一定的文化遺產價值。歷史上的海塘經歷了從土塘到石塘的變換。清中葉海塘有新有舊,塘邊有植樹,規模甚大。
海塘的歷史自明代以來是非常清楚的。當時的海塘建筑形態也各異。現在,陸域古塘仍有殘存,明代翰海塘在川沙黃家灣一帶有遺存。盡管南匯和奉賢段的遺存已成為公路的一部分,仍應合理開發利用。這一地區還有萬歷年間的軟公塘,奉賢有雍正年間的外護土塘,南匯乾隆年間的軟公塘前面的小護塘,光緒年間的李公塘,民國年間的袁公塘,等等,有的是補前代之坍壞,有的是淤漲后重新形成的向前推進的海塘,都可以成為生態文化遺產。
現在列入國家主塘的清代海塘便有金山主塘,江東土塘和寶山西塘。1949年以后,修建的規模更大,全線已經2-3重,局部達到4重。修于1949年以后南匯、奉賢等地的人民塘和自然淤漲后的重新修的團結勝利塘,還有鹽場海塘和胡橋海塘,現在都持續地發揮作用,也有一定的文化遺產價值。有明清兩代的夾塘資源很多,這樣的地區也有灘涂和植被,可以建成培育生物多樣性的基地。建議相關部門整合相關資源,選擇有景觀旅游價值的區域,對夾塘區域內的海塘、灘涂、植被和鹽場遺存一并開發。 
南匯、奉賢和松江許多地區是傳統的圩田區。西部低洼地區有高大圩岸與低地的結合,需要干流疏導進行排水。長期以來,高地與低地之間形成溢流體系下高田與低田的互動。五代時期,低地與高地形成了潮水動力與太湖清水動力下合理的塘浦圩田體系。大圩使水位抬高,壓制渾潮,清水盛而高低田兩得利。低地的清水不像其他地區的大河流域那樣的快速排泄,涵納于高低地之間,形成了清、靜、活、緩的水流,這種水流孕育了宋以后長達千年的江南文明。
圖1.五代時期圩田體系

圖1.五代時期圩田體系

塘浦圩田水利要求三種工作:疏河、筑圩、置閘控制潮水。從圩田到支河,從支河到干河,都是在圩岸、置閘和疏浚的基礎上形成。宋代的松江知縣帶領人筑圩岸。青浦地區清代有建設圩田的經驗。清代知縣孫峻是本地人,其《筑圩圖說》用了大量圩岸與溝塍的名詞。最外的河岸稱圍岸,有的圩岸叫戧岸。外港河為上塘,溇沼河為下塘。上塘與下塘是一塊圩田的高處塘岸與低處塘岸。上塘岸與外河高地相聯,下塘岸與低洼溇沼處相聯。上塘岸較高,下塘岸較低。潮水到來時,要將下塘闕口堵塞。“外潮驟漲,即有塘岸捍御,試問下塘闕口不塞,必外潮翻入淹沒中塍及小高塍矣。”現在的圩田體系是在集體化時期方格化以后的小田塊,現代的青浦地區,有許多高低不平的梯級小圩田的組合,這都是當年大圩田分割整平后的結果,可以適當地進行恢復傳統圩田風貎。
圖2. 松江縣東南部的涇浜體系及其末端狀態?

圖2. 松江縣東南部的涇浜體系及其末端狀態 

圖3.圩田中的各種位置

圖3.圩田中的各種位置

上海五個新城傳統的農業區兼有高地與低地,長期以來有利用傳統的潮水引灌的習慣。奉賢的夾塘地區一直利用潮水控制咸潮。上世紀60年代,地方政府引水蓄水,建溝水閘,引長江水改善部分夾塘地區的水源。同時開引水干河以調引黃浦江水,沿黃浦江并港建閘,在欽公塘和沿海增辟排水入海口門,這里的種稻是利用溝渠引淡洗咸。在松江,“浦潮倒灌而邑境之水難治,北境及南境治海之水猶易治,而瀕浦支干各河之水則難治。”黃浦江感潮水系的河道治理較難,一旦淤而分流,或相互會潮,都會加劇淤塞。“瀕浦支干皆為濁流,沖灌倒遏來源,且縱河病在分奪,則此強而彼弱,橫河病在會潮,則朝浚而夕淤。”在這種形勢下,所疏河流一般不直,以免加強潮勢,集體化以前,一直這樣。見圖2。
顧翰在《松江竹枝詞》(1870年左右)有描述潮灌的字句:“一句殘月潮初上,曲港咿啞踏水車”,這是夜間戽水灌溉。
1953年8月5日陳永康(水稻專家)互助組在夜間引潮灌溉。
“1個月沒有下雨了,旱情顯得嚴重起來。湯洪浜河床淺,日潮已不進港,只有夜潮才進港。而目前正是水稻需水的關鍵時刻,田里不能缺水。因此和永康、伯林商量,發動組員,晚上推車上水抗旱,還在外浜架一部腳踏水車,組織青年踏車上水。從晚上11點多鐘開始和大家一道輪流推車,一直到凌晨3、4點鐘,潮水退了才休息”。
現代的機械化和明暗管排灌已使傳統的潮灌消失。為使傳統水鄉生態文化得到人們的認識。應該對此內容進行傳統遺產建設,在具體的地點,恢復河道排灌系統。然而,增加彎曲,減少硬化河岸,多種楊柳和傳統樹種,恢復傳統河岸風情,這種措施可以在更多的區域開展。
古代的水利專家發現河道自然彎曲于自然生態方面有益。宋代的單鍔非常重視吳淞江彎曲。古人以彎曲的河道為水利的便利,也有美學價值,現代的線型河道多為排水之便,便于機械化耕作,利于排水卻不利于蓄水,不利于水流涵養,不利于土壤和水生植物對水流的凈化。彎曲不但利于避潮,利于蓄水,這時沿海一帶防潮蓄水的技術。清代的婁江一帶的仍然對彎曲有此認識。“凡水不曲患易盡,甚曲又患難泄。”
圖3.《耕織圖》中的彎曲的河道與圩岸

圖3.《耕織圖》中的彎曲的河道與圩岸

太湖-河網—潮水的溢流體系孕育了江南發達的農業和手工業。松江地區有著中國經典的傳統精耕細作。松江的品種與傳統的種植技術體系在唐宋時期達到一個很高的水平。元代的《王禎農書》,明代的徐光啟的《農政全書》,清代姜皋的《浦泖農咨》都對其有描述。古代的農業的發達,表現在品種系統上,是非常復雜豐富的稻作品種體系。
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紅蓮”,其粒尖、色紅而性硬。四月而種,七月而熟,曰:“金城稻”,是惟高仰之所種,松江謂之“赤米”,乃谷之下品,其粒長而色斑。五月而種,九月而熟,松江謂之勝紅蓮,性硬而皮莖俱白,謂之?種稻。其粒大、色白、稈軟而有芒謂之“雪里揀”,其粒白、無芒而稈矮,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師姑秔”。《湖州錄》云:言其無芒也。四月謂之矮白,其粒赤而稃芒白,五月初而種,八月而熟,謂之早白稻,松江謂之小白,四明謂之細白。九月而熟,謂之“晚白”,又謂“蘆花白”,松江謂之“大白”。其三月而種,六月而熟,謂之“麥爭場”,其再蒔而晩熟者謂之烏口稻,在松江,色黑而能水與寒,又謂之冷水結,是為稻之下品。其粒白而大,四月而種,八月而熟,謂之中秋稻。在松江,八月望而熟者,謂之早中秋,又謂之閃西風。其粒白而谷紫,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紫芒稻。其秀最易,謂之“下馬看”,又謂之三朝齊。
這種品種體系,各種早、中、晚稻的不同種植時間和相應的技術體系,恢復這些品種,有益于豐富傳統生態農業的價值,使現代生態農業更加豐富。現代的綠色環保農業靠綠肥和有機肥,傳統品種更加適合這種種植方式。陳永康的三黑三黃的稻作技術和他選育的“老來青”品種,都代表著這個地區千百年來的農業傳統。陳永康的家鄉是松江華陽橋鄉,這一地區在灌溉方面也有潮水頂托灌溉的傳統。在這一區域可以恢復潮水頂托灌溉和精耕細作的農業文化遺產,以此展示中國傳統農業的精細和田園風光。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王琳杰
校對:張亮亮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魔都與新城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男神插曲女生的完整视频4399-成人A毛片免费观看网站